熊吖bob熊吖bob:20年大梦一场,从“喀布尔时刻”看清美国的“十大幻象”
时间:2021-09-09 10:41:20     来源:     编辑:熊吖bob
熊吖bob

  2001年,美国进入喀布尔,迎接(战)美国的是塔利班。2021年,美国狼狈逃离喀布尔,“欢送”美国的还是塔利班,所不同的是,塔利班换上了缴获来的高科技美式装备。

  “喀布尔时刻”远比1975年的“西贡时刻”更富戏剧性,堪称魔幻现实主义。20年前,美国发动阿富汗战争时,国力处于独孤求败的巅峰时刻。今非昔比,美国成为继苏联之后又一折戟“帝国坟场”的超级大国,而且恰如普京所言,正以“坚定而自信的脚步走在苏联的老路上”。

  今天美国最担心的,恐怕是“喀布尔时刻”只是倒下的第一张多米诺骨牌、“破窗效应”的第一个洞。历史从未终结,历史正在开启。

  世界正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这一变局正处于量的积累阶段,日益接近质的飞跃,局部质变正在发生。然而,帝国主义、霸权主义者绝不会甘心承认自己的失败,绝不会甘心退出历史舞台,绝不会老老实实承认“美国神话的终结”,他们极力把巅峰时代的光环投射到今天美国的阴影上,制造出了“十大幻象” 。

  今天我们就来一一列举、个个戳破。

  如果把美国与塔利班的实力做对比,一个是大水缸,一个是小石块。 美国发动阿富汗战争,是一种高科技的“炫富”。美军依靠先进的武器装备,“打电玩”一般终结了一个个鲜活的阿富汗人的生命。

  然而,小石块击碎了大水缸,让人想起了毛泽东的名言“武器是战争的重要因素,但不是决定因素,决定的因素是人不是物”。 美国实力究竟如何,并非一道比较GDP大小的数学题,而是政治经济学的辨析题。

  ▲2021年,“他们一无所有,但他们获得了自由”:数千名阿富汗人涌入喀布尔卡尔扎伊国际机场跑道,试图追逐并登上正要起飞的美军C-17运输机。

  经济上的“恒星”,在政治上可能就是“黑洞”。 比如华尔街翻云覆雨的金融大鳄,一方面赚得盆满钵满,另一方面也是引发贫富极化、国家动荡的火药桶。美国实力是光鲜的,但绝非无懈可击,更不是不可战胜。

  美国总爱吹嘘自己的海陆大战略,不断玩弄概念,完全不顾及能力与愿望之间的差距。

  美国著名学者约翰?加迪斯在其著作《论大战略》中指出,地缘战略要想成功,必须认清存在什么样的限制和约束条件。《孙子兵法》也讲,“谋定而后动,知止而有得”。仓促进军俄国导致最终兵败的拿破仑,盲目追求霸权最终导致雅典败于斯巴达的伯里克利,都是不愿受现实条件的约束,固执地追求超出能力的目标。

  今天,美国的霸权余额已严重不足。 连英国《经济学人》都直言,美国撤出阿富汗已沦为拜登的“大溃败”。此情此景下,美国竟然还沉迷于玩弄地缘大战略,为“喀布尔时刻”千般找补,辩称阿富汗撤军是美国布局“印太”大战略的“大转进”。

  纵然美国有意转向“印太”,但地区国家恐怕都要掂量一下:美国会不会像在阿富汗那样“跑路”?美国高度不靠谱,四年翻一次大饼, 到底谁才是关键时刻靠得上的真朋友、真伙伴?

  美式民主在阿富汗已死,在美国国内也进了重症监护室。 阿富汗撤军并非过去20年灾难的终结,而是未来20年美国政治内战的开始。

  福山近日称,阿富汗危机标志美国霸权终结,而美国真正的危机在于内部的两极分化,几乎所有问题都无共识。美式民主不仅没有任何自我修复的迹象,反而成为政治分裂的加速器、社会对抗的离心机。

  ▲2021年1月6日,美国首都华盛顿特区出现暴乱,大批特朗普支持者闯入国会大厦。

  拜登在大选争议和国会骚乱中上台,打疫苗、基建计划争吵不休,阿富汗问题更是重创拜登支持率,美国已提前进入中期选举前的政治恶战。

  后拜登时代,美国的政治分裂没有最糟,只有更糟。

  真正有实力的人,绝不会时时把实力挂在嘴边。而“实力地位”则成了美国外交的口头禅、逢人张嘴的大金牙。

  美国利用所谓“实力地位”大搞单边制裁、“极限施压”,但预期目标全部落空。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反制裁、反施压、反霸凌,从星星之火到燎原之势,越来越多的国家和人民走进觉醒年代。

  ▲2021年3月安克雷奇中美高层战略对话上,中国外交天团硬气回应美方的无礼行径和无端攻击。

  美国人经常说,不要“赌美国输”,好比一个急了眼的赌徒,太想赢,结果却越输越多。 国际社会不是赌场,没有一个正常的国家把前途命运寄托在赌局上。

  世界要和平,人民要发展,民族要独立,霸权要垮台,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更多爱好和平与正义的国家对美国说“不”,这不是在赌美国要输,而是为了维护国际社会的正义、道德、良知和公理。

  拜登在2021年初的慕尼黑安全会议上高调宣布“美国回来了”,极力营造美国重返世界、再度扩张的印象,但“喀布尔时刻”用事实打脸,“美国回来了”秒变“美国回家了”。共和党更讽刺说:“塔利班回来了,而不是美国。”

  从特朗普时代疯狂“退群”,到抗疫失败,再到阿富汗撤军,如捷克总统泽曼所言,“美国人已经失去了他们的全球领导地位”。

  扩张无限、纵欲无度的美国需要回家、需要休息,再做做体检、治治病。 同时,美国应当回到真正的多边主义中来,有话好好说、有事好商量,学会说人话、办人事,用政治对话解决飞机大炮解决不了的问题。

  拜登政府想通过欧洲之行、七国集团、四边机制、“印太战略”、“全球民主峰会”等营造“大西方”景象。但美国对阿富汗政策180度转变,匆匆撤军前丝毫未与盟友沟通协调,狠狠地从背后捅了北约一刀。不少欧洲网民甚至哀叹,美国对盟友简直是从利用到无视、羞辱。

  美国还以贸易逆差为由,逼迫盟友修改双边自贸协定;无视盟友需求,囤积疫苗等紧俏抗疫物资。美国对盟友玩弄“驭下之术”,翻脸如翻书。美国已经不可逆转地走向“美国优先”,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同盟体系的命运已经注定,以利相交、利尽人散。

  ▲2021年8月16日,英国国防部表示,将向喀布尔机场增派200名士兵,以确保相关人员安全撤出阿富汗。

  最近,英国这个美国同文同种的“铁杆”多次发泄对美国的不满。英国一位执政党议员在电视上痛心疾首:“这对西方来说完全是羞辱。”英国防长称,“美国已不再是超级大国”。1956年苏伊士运河战争时,美国背叛英国,给“日不落帝国”补上最后一刀。历史会否重演?拭目以待。

  “富在深山有远亲,贫在闹市无人问”,硬实力决定软实力。当美国硬实力明显下降时,比如“西贡时刻”的上世纪70年代,美国走向韬晦和蛰伏,从意识形态外交转向现实主义外交,代表人物是基辛格。

  但这次不同,拜登政府像打了鸡血一样猛推“普世价值”,甚至要丧事喜办,在“喀布尔时刻”后张罗“全球民主峰会”,这一政策已经招致多方批评。

  “普世价值”是美国赏赐给“第三世界”的“奢侈品”。当国力严重透支时,美国力不从心,无法兑现自己为“带路党”们开出的支票,只能自取其辱。

  那些相信美国民主承诺的阿富汗人,或被绝情抛弃,或沦为难民。12月的“全球民主峰会”还会成为“普世价值”的高光时刻吗?

  美元霸权将各国经济与美国强行绑定,美国则滥用经济依存关系,频繁以关税、制裁、脱钩进行战略打压。

  但疫情对美国经济造成连续打击,疯狂金融放水引发物价、通胀暴涨;对华贸易战暴露美国产业空心、金融泛滥的积弊,对华赤字不降反升。

  越来越多国家开始在经济金融上增强自主性,一场“去美元化”运动已经开始,各国开始大幅减持美债、放弃锚定美元、增加非美元货币交易大宗商品、增加非美元的货币储备、黄金储备。

  美元的霸主地位并没有充足实体经济和金本位制的担保,全靠国家信用来背书。当美国滥用信用到毫无节制时,一场美元崩盘的泥石流也就为时不远了。

  新冠肺炎疫情给美国民众带来千万计的感染,死亡人数远超一战、二战、越战总和,随之而来的是更为严重的社会冲突与危机。

  近日,美国连续数天平均确诊病例数超15万例,每日新增死亡病例再度破千,连盟友都不免嫌弃。欧洲理事会决定将美国移出“欧盟安全旅行名单”,并建议各成员国重新对美国入境旅客采取防疫限制措施。如果说疫情初期还有“天灾”的因素,今天美国囤积大量疫苗,仍然死亡破表,只能说是彻底的“人祸”。

  但美国未见反省,反而倒打一耙,抹黑中国的抗疫成果,宣称“中国抗疫是威权战胜人权”,并鼓吹中国的“清零”政策经济成本巨大,将成“世界孤岛”。

  ▲政治病毒 (漫画 | 罗杰)

  然而现实却是,效仿美式抗疫的国家纷纷遭殃,带疫解封的欧洲疫情反复,消极抗疫的印度全面沦陷,放松警惕的越南尝到苦果。美国试图在病毒溯源上污名化中国,但真相不容篡改,正义不会缺席。

  美国也许有这样的大梦,疫苗神威、经济雄起、溯源甩锅,三板斧改写新冠疫情的世界史,笑到最后。

  醒醒吧,历史已有结论:美式抗疫失败,祸害美国人民,殃及世界各国。

  30年前,苏联解体一度让美国陷入胜利狂欢,“历史终结论”让美国产生一种幻觉,美国可以左右历史发展进程。

  然而30年过去了,历史没有按照“终结论”的设计直行,竟然拐弯了,“美国神话”的金身被金融危机、特朗普、抗疫失败、国会山暴乱、阿富汗溃败等一点点打碎,露出斑斑锈迹,越来越惨不忍睹。

  关闭

  ▲近期,美国网友拍摄上传的一段视频显示,美国费城大街上遍地流浪汉和垃圾,混乱不堪,触目惊心。

  “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历史盛衰有其内在规律,国运兴衰要看是否顺应了历史发展潮流。 今天的美国站在历史错误甚至极端的一边,正在走向霸权主义、新自由主义、意识形态的海市蜃楼。

  美国的历史观毕竟只有短短250年,见过日出,没见过日落。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从来只有时代中的美国,而没有美国的时代。何苦逆流而动,却不顺势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