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连冠,拜仁“姓弗”了!
时间:2020-06-20 13:09:12     来源:     编辑:

尽管有些出人意料的惊险,拜仁慕尼黑最终还是以1比0小胜,连续第19次在联赛中击败云达不来梅,从而提前2轮赢得了本赛季的德甲冠军,达成史无前例的八连冠。这也是拜仁历史上第30次赢得顶级联赛冠军(1次业余时代的全国锦标赛冠军+29次德甲冠军),具有里程碑意义。更有意义的地方在于,拜仁成为新冠疫情导致赛季停摆又重启后的顶级联赛“场上第一冠”。

拜仁众将士庆祝德甲冠军

但无论以何种方式去定义或纪念拜仁在“后罗贝里时代”的第一个德甲冠军,汉斯-迪特·弗利克都是无法绕开的名字,因为他是继贝肯鲍尔(1993/94赛季)与海因克斯(2017/18赛季)之后,第3个在赛季中途上任后成功带队赢得德甲冠军的教头。同时,这也是他以主教练身份收获的第一个冠军。

重塑拜仁统治力

现年55岁的弗利克在去年夏天以助教身份加入到以尼科·科瓦奇为首的拜仁教练组,以接替离任的老助教彼得·赫尔曼。或许直到那一刻,不少人才知道原来弗利克除了2014年世界杯冠军助教这个最为重要的头衔之外,还曾以球员身份在1985到1990年间随拜仁拿了足足4次德甲冠军,外加1座德国杯。相比于只为拜仁踢过2年球的“克罗地亚籍柏林人”科瓦奇,来自海德堡的弗利克似乎拥有更明显的“拜仁DNA”——这是近年拜仁选帅时总会挂在嘴边的一个重要条件。

本赛季开始前,尼科·科瓦奇欢迎弗利克加入教练组。

不过,当拜仁在去年11月初客场1比5惨败给法兰克福后立即解雇早已得不到董事会主席鲁梅尼格和更衣室充分信任的科瓦奇,而让弗利克临时接过帅印的时候,并没有多少人相信“拜仁DNA”可以帮助弗利克得到一份正式的主教练合同——就算他还跟上世纪70年代带领拜仁实现欧冠三连霸的拉特克和德特马·克拉默一样,有过担任国家队助教的经历。

很多人相信,拜仁最快会在11月国际比赛周就完成选帅工作。当时距离国际比赛周只有一个星期,而拜仁要在一周双赛的情况下先在欧冠主场对奥林匹亚科斯,后在联赛主场迎战多特蒙德。换言之,弗利克必须在这2场比赛中使出浑身解数,不仅要赢,而且还要打出尽可能漂亮的场面,否则就极有可能重蹈两年前另一名拜仁名宿萨尼奥尔的覆辙。法国人在2017/18赛季初以助教身份加入安切洛蒂的教练组。安帅9月底下课后,他以临时主帅身份指挥了随后做客柏林赫塔一战,但只收获2比2的平局且场面缺乏说服力。于是在10月国际比赛,拜仁就请回了海因克斯,并立即赶走了萨尼奥尔。

正是在如此苛刻的条件下,弗利克不仅连胜,而且还在“国家德比”中4比0痛击多特蒙德,甚至只让对手在90分钟内完成了1次不中目标的射门。以如此完美的过程与结果,弗利克通过了第一场摸底考。赛后鲁梅尼格立即确认弗利克会继续执教下去,“汉西在比赛之前说,两场比赛之后就到了第一条终点线了。今天他勇敢地冲过了终点线。”

4比0大胜多特蒙德的国家德比,为弗利克的拜仁主帅生涯开了个好头。

不是,这并不是弗利克的终点线,而是起跑线。11月中旬,鲁梅尼格在俱乐部年度会员大会上宣布弗利克会至少执教到冬歇期。国际比赛周后,拜仁又连赢2场且一直保持球门不失,甚至令对手几乎连射正都没有。如此具有统治力的获胜方式,在科瓦奇任内实属罕见,弗利克的执教方法迅速地让一众更衣室大佬心悦诚服。

尽管在11月底、12月初连败给勒沃库森与门兴格拉德巴赫,拜仁一度跌至积分榜第7、落后榜首7分,但在冬歇期到来前的最后3轮联赛中,阵容残缺的拜仁咬牙连夺9分,其中对阵弗赖堡和沃尔夫斯堡都是靠替补登场的荷兰小将齐尔克泽完成绝杀。

仅落后半程冠军莱比锡4分进入冬歇期,加上市场上确实没有理想的教练,让弗利克的“临时执教”又得以延长到赛季末。而且这位表面上看相当弱势的临时主帅,敢于公开要求冬窗引援(并最终得到了奥德里奥索拉),不禁让人联想到2017/18赛季临时出山后要求冬窗引进一名莱万多夫斯基的替补,并最终如愿得到桑德罗·瓦格纳的海因克斯。这证明了弗利克不仅在更衣室内,而且在俱乐部里面也迅速树立起了权威。

重组后防+激活穆勒

在这段“试用期”内,弗利克的优缺点都逐渐显现出来。战术层面,弗利克其实并没有变什么戏法,他并不是瓜迪奥拉那样的“战术狐狸”,而更像是海因克斯那样的务实派。他只是在科瓦奇那套打法的基础上做一些精雕细琢或拨乱反正,第一步是在聚勒和卢卡斯·埃尔南德斯都要长期伤停的情况下,将阿拉巴和基米希分别固定在中卫和后腰位置上,把左闸交给加拿大神童阿方索·戴维斯,后防全才帕瓦尔则固定在右路而不再到处填坑,博阿滕成为阿拉巴的中路搭档。

弗利克与基米希

重新搭建后防的同时,弗利克还成功激活了在科瓦奇下课前一度连续6场坐板凳并萌生去意的穆勒。弗利克的秘诀是放弃科瓦奇时期的减少传控、进攻提速,重新在中前场加强传控与逼抢。为了做到这一点,弗利克要求整体队形前移,实施高位防守,球员相互间的距离保持在10到15米,同时跑动更多。这样一来,一旦在前场丢球,集体就地反抢也会变得相对容易。

当拜仁前场统治力回归,那个擅长在前锋与中场线之间、在位置与位置之间活动并制造杀机的“空间掠食者”也强势归来。穆勒在2月下旬接受采访时说过:“对于我的比赛方式,(球队的)结构是超级重要的,得像钟表结构那样,而我把自己看作是一个齿轮。”于是在弗利克任内的29场比赛里,穆勒28次出场,贡献9个进球与18次助攻。除了接近于场均直接参与1球的数据贡献外,他在进攻体系中的润滑剂作用相当突出,在进攻三区内的一脚出球往往成为转化进球的关键。

穆勒复活,也造就莱万多夫斯基打出了职业生涯最高产赛季。

某种意义上来说,穆勒的表现就是拜仁场面的晴雨表。2017/18赛季海因克斯临时出山后,穆勒也一度状态复苏,最终成为了德甲助攻王。但在安切洛蒂和科瓦奇手下,穆勒却得不到充分信任,也在场上迷失了自我。与之相应的是拜仁进攻缺乏整体,失去了对比赛的统治力。

弗利克的缺点呢?或许是因为没有任何搞发明创造的资本与条件,他的足球缺乏变化,几乎是一招鲜吃遍天。对于变阵与轮换,他并不热衷(或者是不敢),似乎恨不得每场比赛都沿用前一场那11个人。于是,到了前半程最后一周,拜仁疲态尽显,再也踢不出那种具有统治力的足球。连败勒沃库森与门兴固然是因为运气不佳,但弗利克的打法被摸清,以及他临场缺乏变招也是一大败因。

谢“春歇期”毁掉“魔鬼4月”

在冬歇期唯一一场热身赛中,刚刚结束集训且缺少莱万多夫斯基的拜仁2比5惨败给在德乙要为保级而战的纽伦堡。尽管这最终被证明只是一场虚惊,但至少也说明了弗利克这套无论攻防都是“跑”字当头的打法,对于体能的依赖程度极高,球队在战术的演绎上谈不上游刃有余。

齐尔克泽对弗赖堡的神奇绝杀,令弗利克熬过了冬歇期前极其困难的最后一周。

后半程开始后,体能重新满格的拜仁重启连胜模式,丝毫不让人意外。当莱比锡在中下游球队身上丢分过多,拜仁得以在2月1月客场3比1轻松击败美因茨后、即主场对阵莱比锡的前一轮重新登顶。后来在那场最终打成0比0的榜首大战中,弗利克首次显露出狡猾的一面。在这样一场只要不输即可保持领先的比赛中,他采取了较为保守的战法,以限制莱比锡所擅长的快速转换。以结果论,弗利克是成功的。但也不可否认,拜仁运气太好了,因为莱比锡在下半场浪费了2次必进球机会。

这一路下来,弗利克可以说是福星高照。前半程最后2轮连胜,就多亏了齐尔克泽的神奇表演,否则那2场就要丢掉4分。运气更好的地方在于,疫情到来导致赛季在3月中旬中断,原本从4月开始的“魔鬼赛程”就此作废。不仅如此,原本预计要缺阵至少6场比赛的莱万,最终仅仅错过了2轮相对容易的联赛。莱万在客场3比0大胜切尔西的欧冠1/8决赛首回合负伤,原本被看作是弗利克的转正考试。结果还没来得及交卷,弗利克便得到了一份为期3年的正式合同。官宣续约的时候,鲁梅尼格表示弗利克的“执教与管理风格都很像海因克斯”,而德高望重的海因克斯也是“坚定不移地推荐”这位曾经的弟子。

德甲在5月中旬重启后,欧冠淘汰赛冻结,莱万早已满血复活。而且德甲最后9轮只有2次周中赛,即便加上一场德国杯半决赛,强度也无法跟原本的“魔鬼4月”——欧冠1/4决赛与半决赛两回合都是连续两个周中上演——相提并论。于是这个疫情所造成的长达两个月的“春歇期”,让拜仁得以又一次重新充满了电(尽管也有科蒂尼奥和托利索动手术的意外),也为弗利克坚持用一套阵容打到赛季结束,创造了最有利的条件。

对切尔西一战造成的膝伤,最终仅仅导致莱万缺席了2场联赛。

假如还要分心欧冠,阵容单薄且必将出现疲劳的拜仁几乎不可能早早就确立如此明显的优势。即便还是能在4月初客场击败多特蒙德,他们也可能会在接下来的欧冠1/4决赛甚至半决赛期间,因疲劳、轮换甚至伤病在联赛中失分——对法兰克福那场杯赛因体能消耗过大而在下半场失控便是明证。那场比赛之后,弗利克还抱怨德国足协把杯赛半决赛安插在联赛中间的做法。在他看来,足协应该等联赛结束,再以赛会制去踢完德国杯半决赛和决赛。这种有些反常的表态,似乎也证明了第一次执教德甲球队的他应付密集赛程经验和信心不足。

不仅如此。赛季中断前,多特蒙德已被巴黎圣日耳曼淘汰出欧冠,只剩德甲一条战线。假如赛程不变,4月绝对是多特蒙德追分的最佳时机。在拜仁做客不来梅之前的联赛10连胜期间,多特蒙德其实也仅仅输给了拜仁一场,其余27分全部收入囊中。换作是跟其他球队争冠,如此抢分效率足以缩小甚至抹平分差。

期待第一个完整赛季

有了疫情这个史无前例的重大意外,在这样一个支离破碎的赛季里,要去全面评价弗利克并不容易。表面上看,他带队已长达7个半月,但实际上赛程只有3段、每段不到2个月。第1段是去年11月6日到12月21日(10场比赛),第2段是1月19日到3月8日(11场比赛),第三段则是5月17日到7月4日(11场比赛)。由这样的短赛程所构成的大半个赛季,在客观上极大帮助了弗利克的战术扬长避短。

只有等弗利克完整执教一个赛季且不再出现像疫情这样的重大意外之后,我们才能更加准确地去评判其水平与地位。当然,主场2比1复仇门兴一战,他也证明了自己并非“一根筋”,完全可以用好“B方案”。从这一点来说,到了下赛季,弗利克或许可以更好地展现自己本赛季至今尚未让大家看得到的想法和才华。而且有了这个德甲冠军的背书,他也会拥有更多资本去打造一支自己印记更深的球队。戴维斯、帕瓦尔、戈雷茨卡等后起之秀最近几个月所取得的长足进步,更是让人对于弗利克的执教前景充满期待。

要真正比肩师傅海因克斯,弗利克至少还要在欧冠证明自己。

凭借迄今所取得的29战26胜1平2负的惊人战绩,弗利克已足以得到与希斯菲尔德、海因克斯、瓜迪奥拉等顶级功勋教练相提并论的机会。后半程至今,拜仁已豪取14胜1平,有望追平2012/13三冠王赛季后半程16胜1平的德甲历史纪录。而且在还剩2轮的情况下,拜仁已经打进93球,仍有望冲击1971/72赛季101球的队史与联赛纪录。

但不管有多强的数据支持,身为拜仁主帅,永远逃脱不了一个评判标准——欧冠冠军。一方面,欧冠淘汰赛的暂时冻结,确实为拜仁实现德甲八连冠创造了有利条件;另一方面,以拜仁今年以来各项赛事18胜1平的恐怖表现,你又会为欧冠无法同步进行而感到遗憾。假如欧冠淘汰赛的剩余比赛真的可以在8月上演,那么弗利克将得到速成传奇的最佳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