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b头bob头:总量调控下,共享单车如何有机融入城市?
时间:2021-05-27 10:32:07   来源:   编辑:bob头
bob头

  今年4月,北京市交通委员会发布《关于互联网租赁自行车行业2020年运营监管及2021年车辆投放规模的公示》(简称《公示》),公布了2021年中心城区互联网租赁自行车(简称共享单车)总量控制在80万辆以内,并明确了今年各运营企业向中心城区投放车辆的规模上限(简称配额)。

  在经历了野蛮生长、盲目投放的初级阶段,共享单车行业发展回归理性。总量调控再次成为业内关注的焦点,更加注重车辆利用效率、加强规范管理,成为共享单车运营企业探索的方向。

  考核成绩与动态配额直接挂钩

  据统计,2020年,各共享单车运营企业向北京市互联网租赁自行车行业监管与服务平台报备车辆共84.4万辆,全年累计骑行量6.9亿人次,日均骑行量188.9万人次,同比2019年增长13.4%。

  《公示》显示,美团、哈啰、青桔在2020年考核中分别位列前三。依据北京市出行需求测算,并结合年度总量规模和2020年互联网租赁自行车运营服务质量信用考核结果,今年北京市中心城区共享单车配额分配方案为美团40万辆、哈啰21万辆、青桔19万辆。

  除了北京,上海、深圳等多个城市也都于近期出台相关文件,再次强调总量调控的监管思路。例如,《上海市非机动车安全管理条例》自今年5月1日起施行,明确对共享单车实行总量调控,提出共享单车运营企业应当遵循总量调控和动态调整机制要求,有序投放和回收车辆。

  共享单车已是市民短途出行的主要交通方式之一。本文图片由 武天 提供

  实行总量调控,是行业管理的一个有力抓手,总量调控下的考核机制、奖惩机制,都与各企业的投放配额息息相关,可有效督促企业提高服务质量和运维效率。目前市面上活跃的几家单车运营企业,都把目光转向了提升共享单车的安全性、便利性、高效性,从而在总量调控的前提下,获得更多的投放配额。

  以哈啰为例,2021年哈啰在北京中心城区80万的配额总量中获得了21万,占比约26%,在北京共享单车总量减少的大背景下,实现了配额比例的增加。其实在2017年各中心城市陆续颁布共享单车“限投令”后,一线城市的市场曾被其他企业占据,于是哈啰开始在一线城市中以“郊区+区域试点+精细化运营”的差异化战略,逐步探索运营新模式,并获得了监管部门、用户的认可,成为了后来者居上的共享单车运营企业。

  在广州、深圳、成都等城市,哈啰也获得了较高的配额。今年1月,广州市交通运输局公布的2020年第四季度共享单车考核结果中,哈啰排名第一,动态增加配额1万辆;在深圳,2019年时,哈啰仅在稍偏远的宝安区两个街道有试运营资格,如今已在宝安区、龙华区、光明区3个区投放;成都市城市管理委员会公布的今年一季度单车考核成绩单显示,哈啰获得该季度考核成绩第一名,获得20%的新增投放份额。

  精细化科技化管理助推行业升级

  “未来一二线城市配额动态调整是大势所趋,这十分考验共享单车企业网点优化的能力。如何监测城市用户流量、完成合理布局,是企业需要考虑的问题。”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盘和林曾公开表示。

  在总量调控和配额机制下,精细化运营与城市管理有机结合,是共享单车行业实现高质量发展的必经之路,更是贯穿于共享单车日常投放、调度、维修、管理等各个环节的具体实践。

  据了解,在广州,哈啰单车运维团队建立了区域责任制度,每个街道的运营质量都由专人负责,同时制定了详细运营计划并坚决执行,由点及面保障全市的运营质量。

  运维人员在整理路面车辆。

  在北京,哈啰的运维团队严格落实快速响应机制,在路面停放秩序处理微信群中接到淤积清运任务后,做到5分钟内响应、30分钟到场、60分钟处理完毕。此外,哈啰还主动深入北京郊区和远郊区,是目前唯一在远郊区提供服务的共享单车运营企业。

  精细化运营背后的技术含量同样关键。哈啰在中心城市的单车运维人员依靠后台全业务决策中心——“哈啰大脑”的支撑,将日常工作效率提升到最大值。“哈啰大脑”基于历史骑行数据、站点属性、天气等因素,通过AI计算城市各点位的车辆供需情况,并基于调度人员的实时位置和载具运力大小进行自动化派单。“智能调度”派单机制让用车效率、人员效率和企业运维成本都实现高度优化。

  针对城市内共享单车停放不规范的痛点,哈啰于去年全面接入北斗高精度导航定位,以及自主研发的电子围栏技术,实现定点停车,引导用户规范停放。北京的哈啰团队已对各区政府要求的入栏布尔沃曾经说过,要掌握书,莫被书掌握;要为生而读,莫为读而生,这不禁令我深思。结算点位逐个进行测试适配,率先完成在京车辆全适配并持续优化,当前随机测试适配率稳定在90%以上。

  此外,哈啰在北京远郊的延庆区,试点了高精度轮毂锁和全域定点停放机制,在亦庄经济技术开发区试点蓝牙道钉项目。在深圳,哈啰团队也积极开展电子围栏建设,引导定点停放,与所在街道不断探索着科技助力下的共管共治新机制。

  共治共管讲好共享出行故事

  “我们认为这条断头路比较适合设置规范区停放共享单车,你们有什么意见,咱们一起探讨。”在北京朝阳站周边,城管队员与3家共享单车企业的运维人员,就站区共享单车停放问题进行探讨。

  在规范运营企业经营行为、严格控制共享单车总量的同时,共享单车的健康、规范发展还需要政府、企业、公众三方协同治理,相互配合。

  将车辆数据接入信息平台,是各城市考核共享单车运营企业的重要抓手之一。然而,对于许多城市的监管部门来说,提升共享单车备案率,曾是一个较为头疼的问题。为此,全国多座城市还试行了共享单车上牌制等措施,督促共享单车运营企业完成车辆登记备案。

  2020年,哈啰首次提出“共享单车3.0时代”主张,其核心观点是,在经历了资本助推无序投放和转入精细化运营的前两个阶段后,共享单车的3.0时代正在到来。共享单车正有机融入城市公共交通生态,成为公共交通服务的一部分,企业与政府则逐步进入共建共享、共管共治、共同推动城市美好出行的新时代。

  如今,靠“烧钱”来肆意扩张已不再是共享单车行业的有力竞争手段,及时、全面、真实的数据对接,企业与政府共管共治,成为了“共享单车3.0时代”的重要前提和特征。在北京,哈啰主动将全量单车数据接入政府监管平台,接受监管部门的监督;在长沙,哈啰也成为了率先接入交通信息平台的企业,为长沙市大交通发展提供数据支撑和参考依据。

  哈啰出行高级副总裁胡强宏表示,哈啰在激烈竞争中的稳步成长已初步证明,扎实做事、主动配合、用心运营的诚恳作风,在各地城市管理中更值得信任。政企共建的良好氛围,是哈啰继续深耕两轮出行、在“碳达峰、碳中和”时代背景下讲好共享出行“中国故事”的核心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