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b摄影bob摄影:全职太太遭遇“被离婚”,拿什么补偿她们?
时间:2021-04-15 10:35:09     来源:     编辑:bob摄影
bob摄影

退出职场、带娃、做饭、操持家务……在提倡独立女性的时代,不少人对全职太太谈之色变。

但当家中必须有人回归,被迫全职的女性究竟牺牲了什么?当全职太太遭遇“被离婚”,该如何改善其遭遇巨变的窘境?

资料图来源:视觉中国

全职妈妈丧偶式养娃被起诉离婚

为相夫教子,甘当全职妈妈,原以为婚姻幸福美满,不料突然“被离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转载。婚”……近日,#全职妈妈丧偶式养娃被起诉离婚#登上话题榜,引发网友关于全职妈妈的讨论。

据媒体报道,家住深圳市龙华区的张女士与其夫2014年结婚,婚后育有一女,因无人帮助照看孩子的日常生活,张女士便全职在家照料起了孩子。

今年3月24日,张女士收到丈夫的一纸诉状,诉状中要求与其离婚、并“夺取”女儿抚养权,还被要求承担夫妻共同债务等。

张女士称,几年来,她和丈夫偶然也会为生活中的小矛盾进行争吵,但在她看来夫妻感情一直还好。两三年前,丈夫以工作忙为由搬到了单位宿舍,母女二人继续租住在外,生活的开销基本靠循环套用自己的几张信用卡来负担,但她并未因此埋怨丈夫。

当被起诉离婚的消息传来,她犹如晴天霹雳:自己并无一分收入,又欠下信用卡及丈夫提到的债务。

此事在网络上引发热烈讨论:

“全职照顾家庭被离婚,的确是经常被讨论的话题,”四川发现律师事务所律师刘兰兰在接受中新网采访时表示,在她处理过的离婚案件中,全职者被离婚的并不少,且女性居多。“由于没有收入来源,她们往往在家庭中处于弱势地位,还有人长期承受着语言暴力。”

刘兰兰说,全职者在离婚时比较被动,一方面情感上不能接受,另一方面,有妻子甚至对家庭财产状况都不太了解,对后续的财产分割、孩子抚养权等方面非常不利。

资料图 来源:视觉中国

被迫全职:“没有人的时候,我才想一想自己”

“退出职场、24小时保姆、没有经济地位……”在网友的评论中,全职太太令人谈之色变,不少女性受访者也表示,自己不会选择做全职太太。

但当家中必须有人退出职场、回归家庭,她们到底牺牲了什么?

赵芳今年30岁,她告诉中新网,这已是她做全职妈妈的第3年。“孩子出生以后,由于我和先生的父母都没法帮忙照顾小孩,只能由我辞职在家。”

在决定为了孩子和家庭牺牲事业时,赵芳和先生曾有过争执。赵芳不理解,如果家里必须有一个人牺牲,“为什么只能是母亲?”冷静下来后,她只能安慰自己:先生的工资更高,更能保全家里的开支。

在不少人心中,全职太太面对的风险总是来源于丈夫和金钱,但对赵芳而言,要做全职妈妈,更需要强大的内心才能保持自己。

“活动范围在小区、交流对象是中年大叔大妈、一天24小时被柴米油盐和闹腾的娃充满,”赵芳说,在做全职妈妈的头一年,她有一种失去自我的感觉。“和保姆没有任何分别。只有没有人的时候,我才能想一想自己。”

赵芳没打算做一辈子全职妈妈,她打算等“孩子再长大一点就继续工作”。但在赵芳的设想中,她担心到时候仍有大量的家务,可能精力有限,同时,她害怕已与社会脱节,“可能连面试的机会都无法得到。”

这不是赵芳一个人的担忧。2019年,有机构发布的《2019年度中国家庭孕育方式白皮书》显示,95后全职妈妈占比已达到82%,全职妈妈们中,60%拥有“副业梦”,希望能够兼顾事业和家庭、实现自我价值、提升话语权。但由于环境、精力等种种限制,大多还在构思阶段,只有35%付诸了行动。

报告还称,从生完宝宝到重返职场,职场妈妈复工担忧集中为:长时间没有接触工作,对工作有生疏感;并且担心自己无法跟上职场发展的速度。

“在一些地方,的确会先入为主,认为全职妈妈思维僵化、学习能力差。”在重庆一家企业担任人力主管的张晴认为,生育是很正常的现象,职场应当对全职妈妈更宽容一点。

图为婚姻登记机关为新人办理婚姻登记。重庆市民政局供图

律师:了解家庭财务状况,保持社会联系

除了身份相似,赵芳还与此次事件的全职妈妈有着相近的经历——为了负担生活,她和先生借了不少债务。赵芳无法想象在这个阶段被离婚。“如果没有钱,我拿什么还我那一部分?我连自己都养不活,又怎么养孩子?”

“如果是夫妻共同债务,需要双方共同偿还。”刘兰兰表示,从法律的角度看,一般来说,债务用作共同生活开支、共同经营开支,或者借钱时夫妻双方都知情,以两个人的名义共同借钱,都可能被认定为共同债务。“除非是张女士丈夫借了非家庭共同使用的开支,可能不需她偿还。”

对于孩子的抚养权,律师称,抚养权没有“抢走”这一说。在确定孩子的抚养权问题时,原则上,2岁以下的孩子会跟随母亲,8岁以上会尊重孩子的意愿。“法院还会综合考虑父母的身体情况、经济能力、孩子此前由谁较多抚养等因素。”

律师提到,家庭义务谁都不能逃避,如果一方全职在家承担更多家庭义务,另一方应当给予力所能及的协助。而由于全职一方对家中的付出常常无法体现在具体的金额上,《民法典》赋予了其离婚时请求补偿的权利。

《民法典》第1088条规定,夫妻一方因抚育子女、照料老年人、协助另一方工作等负担较多义务的,离婚时有权向另一方请求补偿,另一方应当给予补偿。

今年2月,据媒体报道,北京房山法院适用《民法典》规定,首次审结一起全职太太离婚家务补偿案件,一审判决男方补偿5万元。4月,山东烟台市芝罘区人民法院也发布了一则维护全职太太权益的离婚案件。

“已有的案例表明,法律肯定全职一方的劳动价值,对全职在家、承担更多家庭义务的一方,提供更强的保障。”刘兰兰说。

律师建议,现实中,如果女性不得不全职在家,应当对家中财物状况有基本了解,在日常生活中,也要尽量保持与社会的联系。

“比如,一些全职妈妈会参加这一群体的聚会活动,寻找心理支撑,她们还能互相提供帮助,比如进行一些力所能及的副业。”刘兰兰说,“这能一定程度改善遭遇离婚之类巨变时的窘境。”